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地山谦--郑皓澜的博客

郑皓澜的博客(Q群:128949458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华山绝顶(转)  

2014-04-20 23:37:06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绝顶华山,赤峰一线。
  虽说华山绝顶草树不繁,圆石峥嵘,但背阴石缝之间仍有古松虬劲,茂草丛生。远离峰顶的一处茂草之间,静静的伏着两个人。大气不喘的盯着远处峰顶的三五个人影,因为处于下风口,那几个人的对话可以清除听见,但他们二人的些微动静倒不虞那几个人听见。
  “胜负已定,你何苦苦苦相逼?”峰顶上的一个人说道
  “嘿嘿,刀在握手,天下我有。不铲除你们这些江湖败类,天下何时得安”说话的赫然正是大掌柜,一身标准的立领短装,慈眉中露出阵阵杀气。
  “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,虽然我敌不过你,但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任行天下,须知天外有天。”说话那人长袍及地,神色萎靡。很显然受伤不轻。
  “大掌柜什么时候出的刀,我怎么没有看清楚。”伏在草丛中的一人说道,此人非他,正是那个道人。另外一人自然也就是那位儒生了。
  “刀并没有出,你当然看不见,但内劲已发,只不过你我相隔太远,没有感受到罢了。这一次,周师傅显然受伤不轻。”儒生说道
  “这就是包子功的内劲?”道人有些不信
  “包子功大掌柜已经炼至十重,但刚才是配合奇妙无比的分权指,不然的话,哪有如此效应。”儒生答道
  “分权指?分权指?那又是什么功夫?”
  “帝王之术,御下奇招,这个你当然不懂,我也是听说而已。别说话,接着看吧。”书生有些不耐烦了。
  “大掌柜,得饶人处且饶人,斩尽杀绝对你并不会带来更多好处。我已经认输,此后你大可有所作为,不必在我身上一挖到底吧”那位周师傅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。
  正说话间,只见大掌柜忽然一拧身,似乎在躲避着什么。紧接着,峰顶上倒下一人。
  “尓辈宵小,竟敢暗算。你是不是姓曹?”大掌柜面带怒色,向躺下的一人喝道
  “是,我姓曹,那又怎样?”躺在地上的那人嘴里并没有服软。
  “哼,上次青岛的事情还没有找你算账,你到送上门来了。也好,就让我打发你去吧。”大掌柜手一扬,那位姓曹的突然就无声无息的软了下去。再不动弹。
  “此等匪类,你们也敢妄自交结,可见当年你们是何等的败坏。再不除你,天理难容。”大掌柜向周师傅喝道
  “也罢,胜者王侯败者贼,你赢了,当然你说了算,我这一身臭皮囊交给你也就算了,但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,得意切莫忘形。”周师傅恨恨的吐出一句。
  “我身后有数以亿计的江湖儿女为我撑腰,还怕什么。今日的江湖,正处于复兴的紧要关头,不趁这个时候扬名立万,立下根基,日后的江湖将会一片混乱,我想,当年你们执掌大位的时候,也不想如此吧。所以,我奉劝你,还是赶紧交代明白,也算是为后世千秋做出一点贡献,免得遗臭万年。”大掌柜说道。
  “遗臭万年。。。。。。哈哈,我就算交代了,也不是照样遗臭万年,大掌柜,你就别逼我了,我自有归处。”那位周师傅,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奋然一跃,一头撞上一块圆石,一时间,桃花点点,竟然殒命。
  伏在远处的道士不禁啊的一声。
  大掌柜转头看向他们伏身的地方,说道“你们出来吧,用不着这样躲躲藏藏的。”
  “我们,我们,只是想看看大掌柜您有没有危险,真有不测的话,我们还是可以略尽绵力的。”儒生似乎有些紧张。
  “嗯,我知道,不然你们也不能轻松的接近这里。我让你们靠近这件事,也是有用意的。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,事情也不能闹得太过巨大,以至于江湖风雨飘摇。这件事,你们可以传出去。就到此为止吧。那位书生,我知道你喜欢喝酒,也知道你的包子功略有小成,这包子功倒也不忌酒,相反,还可以增加功力,下山后,到帝都的果果那儿让她送你几瓶好酒吧。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”
  书生面色一囧,嘿嘿一笑。抓住道士的手,转身离去。

转过山脚,著名的华山一条路已经不可复见。道士懒懒的说道“你可有得美了,蹭了几瓶好酒,我是白搭。白白陪你爬了半天山。”
“嘿嘿,这出好戏是谁想看就看的吗?你就知足了吧。要不,我请你吃肉夹馍?”儒生嘿嘿一笑。
“算了,到时候,你吃三个我也不一定能吃上一个,谁买单还不一定呢。”道士知道儒生的酒量和饭量都是一流的,不想占这个便宜。
“哎,你说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结束了?”道士问道
“应该吧,敲山震虎的力度应该已经够了,能源系一个敲,一个震,预期效果应该已经达到。再玩下去,大掌柜虽然刀法如神,内功精湛,但也架不住群狼撕咬。这一段时间,各个分舵纷纷表态,是表白,也是威胁。真正要是稳住了,就没有必要也不需要如此表白。这其实就是危机。我相信大掌柜一定已经感受到了,再者,最主要的,中西餐馆的较量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大掌柜恐怕要全力以赴对付外患,所以,内里就一定要稳住了,这个时候,容不得祸起萧墙”儒生的面色变得有些不同寻常的凝重。
“外患?你指的是?”虽然道士猜出一点原委,但还是想听儒生亲口说出来,这是多年在一起养成的习惯了。
“你看,现在脚盆不遗余力的想办法拉他干爹入局,虽然观海不愿意,但西餐馆大势由不得观海一人做主。现在的观海,不但让资本怪兽失望,也让普通百姓不满,前两天,一个白人教师对孩子们说,他们不需要第二个黑人掌柜。这个虽然是个案,但也代表了白人心目中,观海已经失去了他们本来希望所有的光环。黑人办事不靠谱在观海身上得到了证明。这对于观海来说,很危险。当然,按照他的做法,性命无虞,但政治影响力就大大的不如前几位掌柜了,他可以说是西餐馆历史上最弱的掌柜。虽然现在的西餐馆还是瘦死的骆驼,但骑在骆驼背上的执缰者已经疲惫不堪,软弱无力。这一点,连暗背都已经看出来了。。。。”儒生歇口气,坐了下来,从腰里抽出酒瓶,灌了一口。
“接着说,接着说,知道你憋了半天了,来,吃口馍。”道士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肉夹馍。递给儒生。
“暗背正因为看出这些,才敢如此放肆。不但执意抬高了观海的访问规格,还要观海白纸黑字的为脚盆的复兴保驾护航。观海当然不愿意这样做。但迫于形势,恐怕还是要给予一定的好处,这其中,倒不是怕暗背,而是资本怪兽那边也有这样的需求。我胆子小,不然刚才倒可以问问上一次黑夫人到底带了什么口讯。但形势一定不会太好,不然观海用不着拿夫人不陪同来表明自己的姿态。或许说,观海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了。或许有人想在东海南海两面开花,所以,大掌柜才要小心应付。”
“两面开花?西餐馆真的敢做?”道士不相信
“嘿嘿,倒也不定非要开战,假如西餐馆摸清楚我们没有动手的决心,那么他就可以拿出两艘航母编队同时配合在东南海找事儿,只要不走火,而我们又应对不得法的话,他们的目的也就得到了。”儒生又是一笑。
“目的?什么目的?”
“把我们逼回第一岛链,再摁住我们的头,为他们的经济买单。”
“那我们怎么应付,这可不是小事,这一次,西餐馆霸王餐吃得太多,这个单我们可买不起。”道士有些担心。
“是的,我们的确买不起,再者说,就是买得起,也不能买。现在,借着马航事件,我们基本上已经亮出我们的剑,这次搜寻,我们付出的代价很多,但这点钱花的是值得的。我们固然代价不菲,但大马更加受不了,在南海问题上,本来有可能转向的大马,现在已经不得不调转船头,像我们靠拢。因为,只要我们接着折腾下去,大马一定受不了,为搜寻飞机而破产的政府说不定就会横空出世。所以,观海虽然把大马定为预定的目标,但没想到中餐馆化被动为主动,对大马的控制更加有力了。这是当初制造马航事件的人没有想到的。所以,在南海上,西餐馆可以说已经功亏一篑了。至于暗背,他只是想借着干爹捞好处,中餐馆只要真的亮剑钓鱼岛,暗背还是知道轻重的。所以,这一次资本怪兽的安排或许阴险,但得逞的希望并不大。其实我们在这个方向已经亮剑了,科考船进驻琉球海沟,二炮展示东风4,都有着很明显的亮剑姿势。脚盆想要的是强国,而不是灭国。一旦热战开始,第一个倒霉就是他,这一点他不是不知道。看不见,中日韩的自贸协议还在热火朝天么?不管是观海还是资本怪兽,都一定恨的牙痒痒的。找机会,一定会灭了他。”
“那我们也不想打吗?”道士问道
“大掌柜的意思当然希望能够玩一手,二炮的亮剑,直指关岛,就是要告诉西餐馆,我要是打脚盆屁屁的时候,你最好别管闲事,要不然,我让你第二岛链上的那颗珍珠碎为齑粉。所以,我相信,大掌柜还是在寻找战机,脚盆这玩意儿,不打一顿屁屁是不会服气的。”儒生说完,哈哈大笑,大步向前走去
“哎,等等我,你还没有告诉我,棒子的沉船是咋回事。”道士喊道
“棒子嘛,一切皆有可能,什么样的事故发生在棒子身上都有可能啊!!!!想想三锅,做个类比,你就明白了。。。。。走了”说话间,儒生已经转过山脚,余音在山谷间飘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