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地山谦--郑皓澜的博客

郑皓澜的博客(Q群:128949458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马航MH370真相⑴  

2014-03-30 12:28:22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引子
话说,海之角,天之涯,有一圣地,名曰虢舘。此地风景秀丽,名胜颇多。文人雅士,多爱集聚于此。日常天久,难免也会招致贩夫走卒来此谋生,流氓混混在此立门。咸成繁华之所,喧闹之地。有德者、有能者呼朋唤友,码字盖楼,自在逍遥之间,遂成高楼万丈,微德者,微能者亦跟风效仿,建成别墅无数。其间风流,不可胜数;勾心斗角,无日不行。
余自命风雅,然自知德薄。艳羡虢舘之秀美,感叹楼宇之繁华。不自量力,亦于其中搭茅屋三间,因想张目与众楼之中,特立与俗世之间,故自命名曰《瞠目楼》,虽无瞠目之行,实有瞠目之心。每日自娱自乐,闭门造车。三年五载,竟也引得四六知己,七八朋友。你唱我和,不亦乐乎。
其中,有一人也,出自名门,才高八斗,风流倜傥,才情横溢。不以余卑鄙,猥自枉屈。结交余与茅庐之中。把酒畅谈于瞠目楼间。
其人虽出身理工,但却熟谙文艺之道。每每谈及四方逸事,思维之严谨,妙想之纵横,余辈实不如也。
其名柯鹿,自称虎虎。两名之间,亦见轩轾。鹿回头其鸣哀哀,虎望月啸声震震。其才其情,可窥一斑。
忽一日,马航事发,虎虎携酒而至,三杯两盏,推出阴谋一桩;七嘴八舌,理顺来龙去脉。对与不对,暂且不说。其思之妙,天马行空,其证之凿,如钉就木。
余劝他写将出来,以娱众目。但其生性疏懒,不爱笔墨。于是余自告奋勇,晦涩之笔,涂鸦之字写将出来,也不至于天马行空散于云端,奇思妙想沉坠荒原。
动笔之初,做个说明,因为酒谈之间,言语散乱,不易成篇。遂决定采用故事笔法,直书其事,反正也是一乐,客位看官勿怪也......
安瓦尔落魄下狱 老机长愤恨难平
    话说在南海之涯,曾母暗沙之边,有一猴国,本群猴乱居之处。千年以来,渐被华夏悍勇水族沾染。遂成一国。成国之初,因其属于极南之边,从未见马,偶见华人跃马而至,,大惊失色。遂问其名,高价购之。惯熟之余,牵马炫耀众族,自命名曰“马来”。
    其国虽然华人众多,但猴属更众。因脑容量不及华人,千年之间,财富多集于华人之手,然华人不喜权术,不爱政治。二战之后,华人大多迷于钱财,痛失执政机会。此后,虽有反复,但大权基本落于猴属之手。时光荏苒,到了二十一世纪,这点基本没有改变。华人装着钱,猴子掌着权。
    2013的马来大选是一个很有说头的事情,一向支持执政党的华人基于对他们长期执政而不给好处的失望,大选之前,倒戈支持反对党领袖安瓦尔,经过一番刀光剑影,生生死死的暗战,执政党利用执政资源的优势,作弊诬陷加不要脸,居然赢得了大选。一时间人心惶惶,华人开始惧怕其执政党的报复,这在东南亚历史上是有过先例的,不管是马来还是印尼,都发生过惨绝人寰的迫害华人惨案。所以华人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。但斗转星移,河东已经变成河西,当下的华人母国中餐馆,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。震震国威已经不可以同日而语,所以,执政党连任以后,倒也并没有干那种报复扔小鞋的肮脏事儿。但对于反对派领袖安瓦尔,就没有那么便宜了。用一个惊掉大牙的鸡奸罪把他锒铛入狱。
    俗话说,“成者王侯败者贼”这个安瓦尔要是一个不入流的普通角色,这件事或许也就罢了,乖乖的呆在牢里几年后,出狱做个安分守己的好良民,这件事也就风吹云散了。但偏偏这位不是凡角儿。他有着很深厚的背景.......
    首先,我们知道大马是一个伊斯兰国家,我不喜欢这种宗教但不代表这种宗教没有市场
。而伊斯兰世界里,最有钱的莫过于我们一直喜闻乐道的狗大户--沙特。安瓦尔正是狗大户在大马的代言人。他的竞选经费,家族财产无不跟沙特的王族之间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,扯不断理还乱。这位代言人的下狱,对沙特有着很大的打击,也有点打狗不给主人面子的恼火。于是,相关运作开始转动起来。
    现政府基本不吃这一套,因为这是白帽子世界的家务事,这件事并没有很阳光的操作。眼看解救无果,沙特想出了一招暗黑之策。
    暂且放下沙特在那儿转圈圈,我们来说说另外一个人。
    话说安瓦尔既然是反对派领袖,那么在国内的铁杆粉丝一定有不少。【不包括华人,华人是因为失望才另拜山头,至于粉丝,他们只会是梁静茹和杨紫琼的粉丝,这些铁杆粉丝对自己的政治偶像被关进大牢愤愤不平,更何况还是以鸡奸罪关进去的。很多人都想一展身手,挽救偶像于牢狱之间,但苦于没有实力和机会。
    其中有一位是马航的飞机驾驶员,驾驶客机已经有三十三年的历史,是一位老机长,他的名字叫艾哈迈德·沙,【以后我们就叫沙,前面四个字,俺看着烦】他不但是安瓦尔的铁杆粉丝,还和安瓦尔有着一点儿亲戚关系,据说是,安瓦尔大舅子的小姨子的大表哥的叔叔。反正吧,这位对安瓦尔入狱也是愤愤不平,总想找机会倾诉一把。但因为自己是一位民航客机驾驶员,也不好过分表达,作为民航机长,情绪太过波动会影响工作的。所以,他一直把这件事压在心里,久而久之,心理上难免会有些压抑,导致和自家的老婆关系也弄得很僵。郁闷之际,无可发泄。开起飞机来,也就有些魂不守舍。
    直到有一天,他碰到了一个人......
狗大户恼羞成怒  老机长误入歧途
    那天,沙刚飞完一架班次,闷闷不乐的回到家。家里空无一人,老婆已经带孩子离开好几天了,沙也懒得理她,不打电话,更不去找她,家里反正有佣人大理老婆不在,只是床上少个伴罢了。已经五十二岁的沙对床第间那点事儿倒也可有可无。没有了年少轻狂的激情。打开网络,搜索了一下时政新闻,那些靠着卑鄙下流手段留在台上的政客们正在侃侃而谈,说着一些虚无缥缈的政治纲领。沙骂了一声,关掉电脑,双手抱头爬到床上。
    正无聊间,门铃响了。沙打开门一看,原来是好多年不见的朋友默罕默德.旺他有些奇怪,这位儿时的好友出国已经将近三十年,据说在沙特王室混了份差事,上次见面还是自己执行去利雅得航班的时候,自己打电话让他出来聚一聚的。这一晃已经又有五年不见了。更为奇怪的是他身后居然还跟着位妙龄女郎。
    旺倒也不见外,直接领着女郎走进家门。不用主人招呼,就直接落座。
    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莉莎,我的朋友。”旺一指女郎,说道。“你好。”沙伸出手,和莉莎握了一下。莉莎娇柔的一笑。“久仰大名,早知道沙机长是位航空大家。”“别客气,你请坐。”沙指指沙发,请还没有落座的莉莎坐下。“不知道旺兄今天来是专程看望老友呢,还是另有它事?”沙一边捣腾这咖啡机,一边问道。“兄弟,我们是好朋友,我也不说假话,这次来是为了安瓦尔先生的事情来的。”旺直奔主题。
    沙正在倒咖啡的手抖了一下,险些把咖啡洒了出来。“安瓦尔先生?”“是的,你也知道安瓦尔先生和王室的关系,这次我们也做了不少努力,但巫统太不给面子,我想他们大概也知道,安瓦尔先生一出来,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。所以这次他们非常坚决。绝不放人。”“那......你找我有是没用的。”沙摇了摇头。
     “你要知道,这次王储殿下很生气非要做成这件事不可,你也知道王储殿下的脾气。”旺说的是沙特王储兼国防大臣萨勒曼,这个沙知道。他也明白了,这位昔日好友真的攀上高枝了。
    “那你找有什么用处呢?”沙还是觉得很奇怪,虽然自己也想就出安瓦尔,但他不想掺乎进这种国际间的阴谋中去。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我也对王储殿下说了,他很欣赏你的态度,所以决定和你合作一件事情。以解救安瓦尔先生的牢狱之灾。”旺说的很直接。“我不明白,你说说看。”“我们要你这么这么这么的,你看怎么样?”“那不行,我是三十多年的老机长,我深知职业道德的重要,我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。虽然我很敬爱安瓦尔先生。”
    “你放心,你和乘客的生命安全绝对有保证。我们已经租下了马尔代夫的相关岛屿,你只要在那个地方把飞机降落就可以了。剩下的事儿,我们来办。事情完结之后,你直接到沙特,想要接着当机长或就此退休逍遥快活随你的便。王储和安瓦尔先生都会对你感激不尽的。”旺劝到。“绝对没有危险?”想到能够就出安瓦尔先生,沙有些激动,毕竟,这种事千年难遇。自己能够当一回本党派的英雄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“这一点你好绝对放心,只是租用的岛屿机场会小一些,我想这些都难不住你吧。”“那个机场我知道,降落大型飞机的确有些困难,但只要航油不多,我还是有把握的。只是空乘人员,特别是副机长有些麻烦。”沙提出了实实在在的问题。“空乘人员你可以用拉升高度让他们统统昏厥,至于副机长,到时候我们来安排。”旺阴阴的一笑。“还有个重要问题,我要是到那个岛上去,就一定躲不了迪戈加西亚的雷达。美国人会不会多管闲事。”沙又提出一个专业性的问题。“你尽量低空飞行,虽然我知道这很难,但我相信你,等他们发现,你已经降落了。至于后来的事情,你就不用操心了,我们要的是那一飞机的人,而不是那架飞机。”
    “那飞机怎么办?”想到自己心爱的飞机有可能会被毁尸灭迹,沙有点犹豫。
“飞机一定要处理的,这个我们已有安排。你不用心疼,等到安瓦尔先生上台后,我们王储会送几架777给他的,马航损失不了什么。” “那我想一想在答复你吧。”沙还是有点犹豫。
    “好,你想想,我马上要回沙特,莉莎小姐将是你日后的联络人,我知道最近嫂子心情不好,让莉莎陪陪你吧,你也好放松了想一想。”说完,旺不等沙拒绝,推门出去。临出门,回过头对沙和莉莎摆摆手。示意不要送了。
    看着身材惹火,美丽不可方物的莉莎,沙突然有些躁动。很久没有的感觉了。他扶住莉莎的肩膀,慢慢把莉莎搂入怀中。就在旺走出门上车的时候,两个身穿黑色西服戴墨镜的西方人从一辆小型面包车中走下来。看着沙房间里暧昧的灯光。拿起一个话筒,说道“鱼已上钩,等待下一步指使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